严峻! 意大利单日死亡病例减少 单日确诊病例剧增


法新社30日称,目前全球33.8亿多人被要求采取隔离或居家措施,数百万人失业,选举推迟,体育赛事暂停。一些国家警告民众,在一段不确定的时期内,封锁将成为新的常态。全世界报告确诊病例70多万例,真实的数字可能要高得多。富裕国家的卫生系统不堪重负,而贫穷国家和战乱地区或将有数百万人付出代价。据联合国专家称,世界上有30亿人无法获得自来水和肥皂,这是抵御病毒最基本的武器。在非洲的贝宁,总统帕特里斯·塔隆表示,贝宁无法实施公共隔离,因为它缺乏“富裕国家的手段”。

作为美国疫情的“震中”,纽约州的形势尤其严峻,目前纽约州确诊病例超过6万,死亡人数超过1000人。《纽约邮报》称,仅在纽约市,从29日9时30分至16时15分,不到7小时时间里,就有98人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

自3月23日起,美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已经连续8天超过1万例,3月30日单日新增甚至超过2万例。美国已经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然而,在美国新冠肺炎疫情不断发酵的背景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率却不降反升,引发广泛热议。

从客观上而言,这和美国的政治体制不无关系。美国是联邦制国家,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是分权的。在疫情暴发之初,最主要的是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应对,联邦政府可做的不多,最多就是让CDC提供指导建议。因此在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前,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存在脱节,而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由于资金不足、设备不够等问题某种程度上耽搁了防疫窗口。

但是,特朗普能够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之时,疫情已经比较严重了,这个时候再采取的一些措施也有点晚了。从这个角度而言,美国早期疫情防控不力或许也不能怪特朗普一个人。

29日,特朗普宣布一项名为“空中桥梁”的公私合作项目,从全球向美国运输急需的医疗产品。当天早上,该项目的第一个航班从上海飞抵纽约。据美国媒体报道,该航班满载80吨医疗物资,其中包括13万只N95口罩、近180万个面罩和防护服,以及1030万双手套和数万个体温计。这些产品的购买者是美国医疗用品分销商,运费则由联邦应急管理局支付,特朗普政府希望最终能安排51个类似航班。

纽约州州长科莫29日也在发布会上表示,纽约州还需要两至三周时间才能到达感染人数上升曲线的高点。他呼吁医疗系统做好迎接疫情顶峰的准备。科莫还呼吁增加物资供应并要求联邦政府进行协调。他说,各州都在试图从相同的企业购买相同的物资,这种情形抬高了价格。“不幸的是,我们正在与美国其他各州争抢同样的物资。”

法新社30日称,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2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在过去24小时内美国新增518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高于前一天的453例,再次创下纪录。过去两天,美国新增确诊病例大致相当,均超过2.1万例。截至北京时间30日24时,美国累计确诊病例143532例,远高于意大利,累计死亡病例2572例。报道用“危机的至暗时刻”来形容美国和欧洲眼下的疫情形势。

“护士牺牲,医生感染,恐慌情绪在抗击病毒的前线上升”,《纽约时报》30日以此为题称,疫情正在打击目前最被需要的人——医生、护士以及其他医院工作人员。在纽约有的医院,已经有超过200人被感染。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的管理人员呼吁外科医生增援到抗疫一线,因为重症监护室一半人员已被感染。有的医院物资依旧短缺,法新社援引在纽约一康复中心工作的托雷斯的话说:“我的头部和脚部都没有防护,每个人都害怕。”

世界经济论坛网站30日称,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测算,除非紧急行动,否则全世界可能有4000万人死于新冠病毒,这将是二战以来最严重的人道灾难。现在世界必须加强合作,病毒面前非常明显的是,除非所有人都安全,否则没有人真正安全。